<acronym id="yzywt"><strong id="yzywt"><xmp id="yzywt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<code id="yzywt"></code>
  • <pre id="yzywt"><label id="yzywt"><xmp id="yzywt"></xmp></label></pre>

    <p id="yzywt"></p>
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曝光
    “信神”拋家“盡本分” 可憐親人愁斷腸

    作者:侯春霄 · 2022-04-22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  2013年3月29日是極為普通的一天,可是,對于浙江省臨安市天目山鎮天目村的毛昆林來說,這卻是一個難以忘懷的日子:就在這一天,他的妻子鄭貴芬離家出走了。

    不為別的,只因為她信了邪教“全能神”。

    沒信“全能神”之前,鄭貴芬是村民們贊不絕口的好媳婦、好母親。她勤儉持家,聰明能干,團結鄰里,待人和善,在村里從不惹是生非。

     

    旅游旺季,她與丈夫一起開“農家樂”;旅游淡季,便做筍干和各種農活。一家人其樂融融,日子越過越有奔頭,2005年,就建造起一棟當時較為時尚的“小洋房”。

     

    到了2008年,又在臨安城里為兒子購置了結婚用房。

     

    可是,好日子來得快走得也匆忙,2009年,她家的日子開始發生根本性轉變。就在這一年,邪教“全能神”的毒菌污染了她的靈魂。

    “信神”以后,她便癡迷的認為自己應該為“神家”“盡本分”。

    “盡本分”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愚弄信徒的“術語”,說白了就是誘騙信徒交“奉獻款”、通過“傳福音”拉人入伙,直至拋家舍業去異地任職。

    鄭貴芬的離家出走,讓自己過上了吃苦受罪的日子,更讓親人白天擔心夜里犯愁。所以,她的丈夫毛昆林說:“三十多年的夫妻,也沒吵也沒鬧,就這么說走就走了。她要是不信‘全能神’,怎么會有這一天?”

     

    自打鄭貴芬離開家的那天起,毛昆林便一直惦記著她,擔心她吃不上飯,擔心她沒有住的地方,更擔心她那有病的身體禁不住折騰。盡管鄭貴芬說吃喝都有“神家”供應,“神”保佑“神選民”不會生病,但毛昆林明白她說的這些都是騙人的。從鄭貴芬“信神”開始,就只見她把家里的錢財拿出去“奉獻”給“神家”,卻沒有見過一分錢的回頭錢,“神家”的“恩典”究竟在哪里?

     

    其實,“全能神”邪書《話在肉身顯現》里早就把“神家”的“供應”說得一清二楚:“神家的錢財、物質,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,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,任何人不得享用。若人享受這些東西那就屬于偷吃祭物,凡屬這樣的人都是猶大?!?

     

    因為掛念身在外面的鄭貴芬,毛昆林沒睡過一回安穩覺,更無心打理生意。他掰著手指頭計算鄭貴芬離家的日子,盼著哪一天她能突然出現在家門口。

    一直到半年之后,鄭貴芬才回到家里。不回來不行,沒錢吃飯了。

    但是,鄭貴芬人雖然回來了,心卻時時刻刻都被“敬神”“愛神”“順服神”的邪教歪理所控制,而“被得著”“被成全”的虛望又使她一刻也不會把心放在家里。到了2014年7月15日,她再次離家出走。

     

    毛昆林說,家里的錢一直都是鄭貴芬管著,以前做竹筍和打工攢下的3萬多塊錢,到這時已經被鄭貴芬“奉獻”得只剩7000元;就是剩下的這些錢,也全部被她拿走了。

     

    十個月過后,鄭貴芬哥哥的兒子結婚。親人們都盼著她能回家參加侄子的婚禮,而她早已拋棄了親情,終于沒有回家與親人們一起歡度這大喜的日子。

    鄭貴芬一走,家里的日子便沒法過了。就在她出走的第二天,毛昆林自己重又開起“農家樂”??墒?,一聽說鄭貴芬信了“全能神”,原來的老客戶唯恐避之不及,都不再與他家打交道,其中還有來過七、八年的老客戶;再加上沒人幫忙,毛昆林終因獨立難支而忍痛關閉了“農家樂”。

     

    因為從事邪教活動擾亂社會治安,政府一度對鄭貴芬采取相應的幫教措施?!叭苌瘛毙敖探M織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,便借此對鄭貴芬進行威脅、恫嚇,說政府要抓她,致使鄭貴芬更加不想回家。

    毛昆林說,鄭貴芬在這兩次離家出走之前,也是三天兩頭外出為“神家”“作工”,只不過那時離家的時間都不是太長,每隔十天半月就回家一趟。而她每次回家都不是怎么痛快,總是找出許多不回家的理由。這些理由卻又總是圍繞一個目標,即為“神家”做“奉獻”。有時,她給家里要錢,說不給路費就不回家,其實,還是為了要錢向“神家”交“奉獻款”;有時,她又要求丈夫跟她一起“信神”,說要是丈夫不“信神”她就永遠不回家。

     

    為了家庭能夠團圓,也為了讓她不在外面吃苦受罪,毛昆林有時就假裝答應她。等她回到家里,也假裝跟著她學那些邪書。而她對家里的事則一概不聞不問,毫不理會親人的感受,只是企望自己能夠“活在神光里”。誰要是勸她回心轉意照顧好家人,她就說:“每個家庭的組成都是‘神’的安排?!?

     

    有一回,毛昆林摔傷了腿,住進杭州的一家醫院。作為妻子的鄭貴芬卻完全不顧幾十年的夫妻之情,拋下住院的丈夫去為“神家”“作工”。有時即便來一趟醫院,也只不過是送來一點水果,并且還是扔下就走,對丈夫的傷勢問都不問。

    還有一回,鄭貴芬說是要買一輛電瓶車,其實,她是為了外出“作工”方便。毛昆林為阻止她離家外出,便把家里的錢藏了起來。鄭貴芬在家里沒找到錢,最后竟把心愛的金戒指、金項鏈全都給當了,用換來的錢買了一輛電瓶車,騎上便離家“盡本分”去了。

     

    毛昆林說,為了把鄭貴芬拉回正道上來,親人們傷透了腦筋,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??墒?,鄭貴芬卻無論如何都不肯回頭,還說她是為全家人好。2012年的一天,她的弟弟和妹妹都給毛昆林打電話,要毛昆林把她關起來。兒子對毛昆林說:“你這一次要是關了她,她就不會再回到這個家里來了?!币驗檎湎н@個家,毛昆林沒有關她。

    有一回,鄭貴芬的哥哥大年初二來到她家,嚴厲的訓斥了她一通之后,甚至說出“你要再信‘神’我就不認你這個妹妹”??墒?,鄭貴芬就是不醒悟。

     

    因為鄭貴芬“信神”,兒媳曾幾次提出要與兒子離婚。面對幾近崩潰的家庭,鄭貴芬仍然不能從癡迷中走出來,反倒說什么“離婚是你們自己的事,和我沒有關系”。

     

    親人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的,最后,留在心里的只有更深的傷痛。

    其實,邪教“全能神”對于鄭貴芬親人的傷害,自她“信神”起便開始了。毛昆林說,鄭貴芬一直在家里瞎折騰,要全家人都跟她一起“信神”。大家不聽她的,她就搞得家里不得安生,有時半夜把全家人都喊起來,逼迫大家跟著她信。

     

    2012年,鄭貴芬幾乎把親人們找了個遍,先是找了自己的姐姐、妹妹,再又找了表姐、表妹,后來又找毛昆林的侄女。盡管她費盡口舌也沒能把一個親人拉進邪教陷阱,但是,卻給親人們心頭留下了巨大的陰影。

    為了“盡本分”,“神家”安排她到哪里她就去哪里。她去過安徽,也去過江西,每次都是自己出路費。

     

    由于“全能神”長期的折磨,毛昆林早就患上糖尿病、高血壓等多種疾病。不過,他口里念叨的還是離家出走的妻子。鄭貴芬有眼疾,還有陰道炎,這些病痛時刻都牽動著毛昆林的心。毛昆林說,在家時,鄭貴芬每次發燒都是服用藥物治好的,可她還是偏信“信神”能治病。

     

    兒子賭氣地說:“我們不是她的親人,‘全能神’才是她的家。因為她‘信神’我都要離婚了,她還說不是我的事,是你們自己的事?!?

    愛恨交織的情感令一家人備受煎熬,他們深深地思念著不知身在何方的親人,更深深地痛恨著邪教“全能神”:是“全能神”奪走了他們的親人,毀了他們原本幸福的家。

    分享到:
    責任編輯:徐虎
   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
    <acronym id="yzywt"><strong id="yzywt"><xmp id="yzywt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<code id="yzywt"></code>
  • <pre id="yzywt"><label id="yzywt"><xmp id="yzywt"></xmp></label></pre>

    <p id="yzywt"></p>